言安。

是个腐。杂食类小形猫科动物。

布姐。霍格沃茨版渣画。xx

亲亲,这儿言安,有没有约个稿的心情?可手绘可指绘。5r带走头像人设!一个月的哦亲!QAQ(穷@)

摸一只符华华。上仙没有胸(大声bb)

状态是个好东西。可是懒。

一个前言。(?咕)

霍格沃茨时期。

“呵,疤头破特。”

“呵。”


几年后。


“呵,救世主先生。”

“呵,食死徒先生。”


「德哈」爬满荆棘的石塔

这是普通的霍格沃茨的一天。普通的晚上普通的有求必应屋普通的游戏。

——然而。

救世主先生哈利睡醒一抬眼看见的不是有求必应屋的房顶或者金红色帷幕……是类似于女孩子房间的摆设。

“?发生了什么……”还在没睡醒状态的哈利坐起身眨眼眸,打哈欠,找眼镜中揉头发的时候发现——自己头发变长了……而且声音莫名可爱……

“????!”一脸懵逼外加震惊的哈利小哥低头果然看到了自己并不想看到的胸部起伏。

“…………”

Σ(゚д゚lll)这就是他当场的表情了吧……

“我,我,变成女孩子了……”

“还有……这是个什么地方……”

坐在桌子旁边终于开始思考自己所处位置的哈利终于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神似莴苣姑娘的石塔。

荆棘爬满的石墙,绘画了的墙,密林。

嗯,果然是。那什么,德拉科大概也过来了吧?

哈利这么想着,“……我的魔杖没过来吗?如果在的话可以报个信什么的……?”

哈利随即转头搜寻着魔杖,果然在胡乱叠起来的被褥里看到了它。

“呼神护卫!呃……去找到德拉科,告诉他我在一个很高的石塔里……”

银色牡鹿仿佛听懂一般,从窗台一跃而下。

望着牡鹿银色身躯窜进密林,“哎——时间大概是不变的吧……不然作业……哦梅林啊……”哈利又躺倒在床上叹息,闭上眼睛准备再睡一觉。

——某位少爷在草地上醒来,对于自己所处的环境表示怀疑外加懵逼。

.如果说的话,心情大概是——??我抱着的哈利呢?没了?没了??这哪?   Σ(っ °Д °;)っ

“梅林的吊带袜啊……别让我去找人啊……”

德拉科他嘟嘟囔囔站起来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也从校服袍子变成了骑士的披风…

没走几公里,德拉科遇见了找他的哈利的守护神,“传话?哈利在哪?”

口吐人言的某牡鹿:“嘿德拉科,我在个森林里的荆棘满墙的石塔里面,怎么进去你自个儿想办法哦,我先睡会……”

之后就变成银色烟雾了。“睡会儿……?救世主波特可真清闲,找人的活儿都给我……”

“森林吗?总会比禁林好的多……”

德拉科至今还没忘他们一年级的禁林夜晚之旅,上路了,不过这一次没有举着灯的哈利,只有他自己,走向光影斑驳的树林。

此刻,某位救世主先生正在做梦。

他好像正握着魔杖,看着被咒语不小心施中的变成黑猫的德拉科疯狂对视,他好像抱着某黑猫回了塔楼……哈利好像被某位还留着猫耳朵的德拉科抱住压床上了,然后哈利提溜着某德拉科猫尾巴晃晃晃越晃越小,最后被放进水晶药瓶里了……

哈利觉得身子有点沉。好像有什么东西的呼吸喷洒在脖颈上。

“……痒……走开……没睡醒……”

迷迷糊糊睁开眼眸的哈利好像看到了白金头发还以为自己在有求必应屋。

“啧。伟大的救世主小,姐?还没睡够?我可是找了好——长时间呢。”

哈利觉得自己恍恍惚惚中听见某德拉科欠揍的声音响起来了,坐起身来。“德拉科?来了?”

“嗯哼。梅林啊,找你可真够麻烦。”德拉科坐在哈利旁边,交叉手指望着他。

“不打算说什么吗?比如?我们到底是在哪?”

哈利睁着眼眸无语地盯着德拉科,“如果我知道的话,早就回去了。而且——你真的不觉得我这样子很奇怪吗?!!”

“噗嗤。要是人们知道我们伟大的救世主先生变成了女孩儿那多有趣……可惜这地方貌似不在霍格沃茨范围之内。而且也没有相机…”

某德拉科呲笑一声,打量着哈利,“嘛,反正都找到你了——我们大概是在个什么奇怪地方。应该是什么睡一觉就回去的地方——”

当他看到哈利脸上一幅我就知道你想上女孩子的神情的时候连忙补了一句“纯睡觉而已……”

——完了(?)

……一个德哈的铺垫吗(?)

背景.某哈和某拽腻腻歪歪在有求必应屋里面。♂上加♂后睡着了。醒来就换了个神奇(不)场景。


爬满荆棘的石塔中,木制房间里。


近视的翠绿眼睛的黑色发公主被囚。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我德拉科呢?”

“女,女孩子?做梦了吗?”


——某位拽不得了的骑士先生在草地上昏睡不醒神似白雪公主。


“……我家破特呢。这哪。卧槽。”

——。


「德哈」老房子里的巫师

传说皆已被遗忘。那个时候的世界,又有几个人能懂?”

已经年老的哈利独坐在孩子们为他买的房子里,看着与那日黎明曙光一般美的血色黄昏。

喃喃着,“德拉科,如果,如果早些明白…”后半句没有再说下去了。


世间,哪有如果。


他只是凝视着夕阳,直到漆黑天幕掩盖血红。


这儿没有金妮。她去世了。斑驳的活动照片上还映着几人回不来的笑靥。

可哈利只拥有过一张德拉科的照片,仅仅一张。


抬头,哈利眯起眼眸,找寻着那颗星星,有他名字都星星。

“……天龙星。找到你了。德拉科,那是你吗?它多亮啊。”


当时。他抬眸,却落幕,又失神。

哈利仍然记得,那日他婚礼。

那人,回头,破晓,又无闻。

才明白,那是爱。


哈利长叹一声,来到书架边,取出他们在霍格沃茨的影集。戴上老花镜的碧绿眼眸看起来还是晶莹剔透。


可是再也不会有那个日日叫着哈利疤头和眼睛丑的金发少年。


第一张照片,果然是那个少年。

——活动相片上的德拉科仍是少年时,金发少年坐在树杈上恣意的大笑,他稚气未脱,玩味中还有丝轻蔑。

树下的哈利肤色白晢,被阳光照映地有些栗色的头发也很漂亮。


是了,这张照片,是两人唯一的合影。还是科林觉得有意思才偷拍下来的——

哈利的手指轻抚着不能触摸的他的面容,勾起回忆,

勾起怀念,勾起爱意。

“是了,这会儿你倒是让我怀念了……”


纸页泛黄,提醒着他那已是过去,那已是年代久远。

哈利指尖轻触,目光之处皆是欢笑,是他的记忆。

他——救世主先生,也老去了。


星芒暗淡照耀的苍白面颊也是过去了,握着德拉科的魔杖战斗也是过去式了——可那是他的魔杖啊……哈利如实想。


多年后了……哈利还是怀抱旧相片,自是难忘旧星辰。

“世人都说我们世敌而谁知我们深夜漫步禁林我们暗夜星芒中相见。”


“谁知地牢他眼眸中写着的悲哀纠结却摆出一幅仇敌姿态。”

“……”

“可……没有如果。”

“愿你能倾听我誓言。Draco.”


「德哈」背景.

传说皆已被遗忘。那个时候的世界,又有几个人能懂?”

古董店的魔法师缓缓翻着泛黄的纸页。透明的水晶球里,仿佛能听到惊涛拍岸。

他是在黄沙漫漫之下,唯一没有被遗忘的历史的种子。

“愿你们能倾听我最后的吟唱。”